孙志成博士创办琅梵梵心见美择一事忠一生;择一技钟一

做专属中国人的真面孔!以敬畏之心,行匠心之技,琅然名医,梵心塑美。

孙志成,整形美容外科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副教授、副主任医师,师从全国整形界在职文职将军李世荣教授。琅梵医疗美容集团创始人。

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是党中央作出的重要决策部署,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也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础。其中,失信惩戒是信用体系建设中的核心机制。

▲孙志成博士部分证书

与此同时,一些地方,如上海、浙江、江苏、湖北等地也纷纷出台地方性法规,推动建立以政府机关为主导、以失信惩戒为特色的信用管理制度,信用体系的政府管理性质不断加强。失信惩戒制度的适用对象也已从司法领域逐渐向外扩张,几乎涉及经济社会的各个行业领域。

▲孙志成博士所获专利

婚前到底该不该查对方征信?这一话题瞬间引爆网络。出人意料的是,网友的回答几乎一边倒,都认为查征信记录很有必要!

一件文物从破烂不堪到精彩夺目的修复过程令人叹为观止,而一群能够守着旧日时光,耐得住内心寂寞的工匠所表现出的那种自信从容和精湛的技艺以及发自内心的波澜不惊,令人由衷敬佩。这种精神,在孙志成博士身上的体现就是:一百年只做一件事。

▲面部128美学亚单位

在这个过程中,也经历了“第一滴血与第一滴泪”、“山穷水复与柳暗花明”、“半山仰望与半步之遥”、“摩拳擦掌与小试牛刀”。而摆在医生面前的问题,是“骂声中的主诊证”路在何方?是“各路精英”蜂拥而至……

▲孙博士参加国内外学术会议

02琅梵医美集团创始人

孙志成博士立志以琅梵结果回答中国医美的未来,在集团的管理和运营上,更是从上至下坚守“顾客满意是我们唯一的视角”的企业价值观。

曾有记者问他,做医美三十年,有没有感到累?孙志成博士表示,“一点也不累,如果累早不干了。因为很喜欢才愿意去做。”他表示,自己是那种在性格上从不委屈求全的人,绝对不会委屈自己去做任何事。言语间,足见他对这份事业的执着与热爱。

24年钻研面部综合年轻化,他对颜面抗衰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独到见解,面部包含:little线、面部中轴线、下颌缘轮廓线,一旦三条线中有任意一条出现改变,即衰老性特征呈现。孙志成博士提倡面部综合年轻化需要针对面部128个美学亚单位进行定制抗衰。

现在的孙博士,兼任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脂肪亚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微整形亚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复旦大学中国医院评审委员会委员、泛亚地区面部整形与重建外科学会(PAAFPRS)中国分会理事、《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常务编委。

从砥砺求学、大咖梦想、脱下军装到自主创业,对孙志成而言,也是一个医生向老板角色的转型。

外国驻华记者、驻华使节及使馆新闻官、部分中央部委和北京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国内主要媒体负责人等近500人出席招待会。

眼下,一个人如果“信用”不好,恐怕已经不再是不能坐飞机、坐高铁、住五星级酒店等被限制消费那么简单,还会涉及学习、工作等各方面,甚至还会牵涉到婚姻家庭感情。

不久前,有网友爆料称,自己的朋友原本都打算结婚了,却突然分了手。起因是女方想着结婚后要两个人一起贷款买房就查了男方的征信,结果发现男方欠了很多信用卡债和小额贷,还有很多逾期记录。最终,两人分手。

▲孙志成博士自主创业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专项研究表明,尽管各种失信惩戒制度都将倡导守信、杜绝失信作为立法目的,但其制度的核心功能一定程度上已转向为更为迅捷顺畅地实现行政管理的目标。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的“失信”已经并非简单的、道德意义上的没有或丧失诚信,失信行为不仅包含普通的民事违约行为,还进一步包含了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行为,构成刑事犯罪的行为,甚至仅仅作为行政相对人的身份。

2014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加强社会诚信建设,健全公民和组织守法信用记录,完善守法诚信褒奖机制和违法失信行为惩戒机制,使尊法守法成为全体人民共同追求和自觉行动”以及“加快建立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威慑和惩戒法律制度”。以失信惩戒为核心机制之一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成为实现依法治国的一个组成部分。

当下越来越多的人进行抗衰管理,但不同年龄阶段、不同人群衰老程度也不同。因此一种技术无法满足所有的面部情况。面部年轻化手术的未来,是综合手段的联合运用。无论是埋线提升,还是仪器设备,亦或是注射美容,都可以进行联合使用。

之所以个人信用越来越受重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它跟失信惩戒制度的关联度越来越高。一旦进入“黑名单”,那就意味着会在很多领域受限。也正因为如此,但凡涉及到个人征信的消息,都会牵动社会各方的敏感神经。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也认为,应采用国家主导模式构建我国的信用立法,同时辅以社会市场模式。而立法核心问题是概念的界定和关系的理解。首先,从失信界定来看,立法关键要解决哪些可以成为失信评价的考量因素。其次,在联动的问题上要明确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规范化问题。一种是政府间的协作关系,另一种是行政机关跟其他企业比如金融机构基于合同的协作关系。最后,惩戒的核心问题则是解决类型化的不足。“而这也恰好是立法要解决的关键,否则惩戒就没有了法律依据,就会与法治原则发生剧烈冲撞。”王锡锌说。

“如果的确需要就社会信用进行立法,那么关键是要对信用惩戒制度形成标准的合法性、必要性、可行性等达成共识。”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林彦认为,首先,用信用惩戒制度解决守约问题的前提就是要符合法律,即遵循法律保留原则,而不能泛化权力。其次,关于惩戒措施,应当看研究这种措施对于相对人的基本权利所造成的影响的程度和影响的效果,然后看其是否存在不当连结、是否超出了必要的限度、是否符合比例原则再去作判断。此外,对于联合惩戒措施不能突破职权法定的原则。

▲孙志成博士砥砺求学

生于上世纪60年代末,1995年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医疗系,之后长达28年之久的军旅生涯,于2001年、2011年获第三军医大学整形美容外科硕士学位、博士学位;2011-2017年担任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美容整形外科主任。

他研发使用的“一种组织锁紧线”、“一种用于组织锁定的扭结线”均荣获国家专利认可。

成立聚集国内专家大咖的亚太医美共同体,为琅梵各分院的医美服务带来了强大的后盾技术保障。

从事整形美容外科工作20余年,积累了丰富宝贵的临床经验。

他既是医生,也是求美者,孙志成博士亲身体验面部年轻化,他之所忧,求美者之所忧,他之所思,求美者之所思!

于是,他毅然脱下军装,开始自主创业,成立以医生为主体的小而美的精品医美连锁机构——琅梵医疗美容集团。

实践中,越来越多的失信行为与违法行为勾连,甚至与违纪、违反职业道德和职业规范等绑在一起,一些规范性文件甚至规定将违法行为或违法记录作为不良信息记入信用档案。

“社会信用不可能一步到位,只能够逐步推进。”在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恒看来,信用惩戒已经泛化、滥用化,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深入研究信用,把它纳入法治轨道,和现在的法治化框架很好衔接。在没达到这个目标以前,不能拔苗助长,否则很可能给法治环境造成一种伤害。“在互联网时代,要用网络治理思维解决网络社会的问题,不能把用网络治理能够解决的问题都归到社会信用。”

对于失信惩戒,目前虽然还没有统一的法律,但我国出台了一系列顶层设计文件。201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并实施《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对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提出指导性意见,这也被看作是基础性文件。其后,国务院又印发了《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2019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的指导意见》。可以说,一系列顶层设计为整个失信惩戒工作指明方向。

孙志成博士认为,“美和医同等重要,为求美者驾驭美与医之间的平衡是一个优秀整形医生的使命。”

“中国医美的历程,从过去的一枝独秀(莆系)到现在的百家争鸣,到未来的柳暗花明。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学习的是西方,中国人特别喜欢大,大才有实力。中国医美想要生存下来,大才是重点?我不这么认为,而是中国特色。”

秦刚表示,新的一年,中国带给外国记者的将是更多“当惊世界殊”的消息和“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思考。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怀着不同的心态,从不同的视角,用不同的方式报道中国。中国的心脏足够强大,有足够的承受力。过去70年,中国正是在各种声音中走过来。外界越是关注我们,我们越要笃定前行,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把中国故事讲好。中国的明天会更好。

外交部副部长秦刚在致辞中表示,刚刚过去的2019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我们隆重庆祝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中国人民感到无比自豪,对国家的未来充满信心。2020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中国人民会继续追梦。中国共产党人将继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带领中国人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中国与世界的联动将更加紧密。中国将继续以从容、自信、开放的姿态面对世界、融入世界。中国外交将继续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坚定走和平发展道路,坚定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不稳定性的复杂多变的世界里,中国带给世界的将是更多的确定性、更多的机遇、更多的正能量。

孙志成提出“医学的苦海无边——医术的登山之道——医道的精炼萃取——医魂的禅修苦行”。

对医美事业的执着和专业技能的不断提升,二十余年历练成就了今天荣誉加身的孙志成博士,出席各种权威性学术盛会,掌握前沿医美技术,不断为顾客带去更高端舒适的医美服务。

通过推进失信联合惩戒,长期以来一些没有能够得到有效解决的问题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也恰恰是因为好用且越来越有用,在有的领域和有的地方,失信惩戒滥用泛用的苗头开始出现。

目前,社会信用立法作为第三类立法项目,已经被纳入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因此,如何通过法律把实践中的好制度、能够反复适用的有效管用的规则固定下来,更规范地发展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成为关键点。尤其是立法中的一些痛点难点问题更是不容回避。究竟该如何在法治体系下构建失信联合惩戒制度?该立一部什么样的社会信用法律?一些业内专家给出了社会信用立法的具体路径。

什么是失信?如何去惩戒?怎么来联合惩戒?究竟该通过一部怎样的统一的社会信用立法来规范不同主体?渐行渐近的社会信用立法仍面临不少难点痛点。

近年来,失信惩戒制度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与此同时,信用惩戒制度在实施过程当中也有很多问题值得研究和探索,加快推进国家层面的社会信用立法十分必要。

“建立诚信社会的初衷是好的,对失信行为进行约束惩戒也是必要的。”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教授刘松山认为,在一些关键性问题,比如失信和违法、不文明行为的区别是什么,行政机关在社会信用建设中应当扮演何种角色,谁有权对失信惩戒问题进行立法等,尚未研究清楚并形成共识之前,不宜一哄而上。如果必须对失信惩戒进行立法,应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统一立法。地方自行立法不仅可能会导致惩戒条件、标准、措施的不一致,更可能损害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专属立法权限,损害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自由。即使是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对这类事项进行规范,也应当慎之又慎。

“医生创业,首先你是老板,需要生存。琅梵有另外5位联合创始人,还有8位医生股东。在我的梦想,希望它是1+5+8+10、20、30……”

贝尔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itch Snyder表示,公司对Nexus的愿景并没有发生改变,但他们通过采用成熟的系统级方法设计出一款客观的市场机型,“我们相信,这种配置将开启一个功能强大、可认证且具有商业可行性的产品。”

坚持以顾客服务为根本的核心思想。把握材料品质关,所用材料均选用通过FDA或SPDA认证的知名品牌,并不断更新专业设备,为求美者带来安全、舒适、健康的塑美体验。

离开体制的十年来,从最初的单一的医美诊所到现在琅梵集团全部七家分院的落成,孙志成博士为医美行业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自主创业之前,孙志成博士曾有一段受益终身的学术历练之路,自1995年,先后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上海第九医院、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和韩国各整形医院做过关于医学美容的深度交流和研究,在国内外医学美容学术期刊上发表过关于医学美容方面的专业学术论著20余篇,曾获部队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

“如果把违法等同于失信,实际上就等于采用了可以挽救但是抛弃的做法,‘一处失信处处受限’,把失信人从社会中放逐。”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锴认为,目前对失信或者说对信用的定义过于泛滥,混淆了约定义务跟法定义务的区别。“要把信用限定在基于承诺的行为,失信限定在故意违反约定义务的行为,没有必要把它纳入到失信的范畴。”

如今,琅梵医疗美容集团已经相继在天津、青岛、淄博、呼和浩特、广州、深圳共创建七家直营医院及门诊机构。孙志成更坦言,初创时期总资金不过100万,仅仅两年,琅梵的整体规模价值已经突破1个亿!

▲面部综合年轻化案例

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杜飞进介绍了北京牢牢把握城市战略定位、不断加强“四个中心”建设,以新发展理念引领高质量发展以及改善民生、污染防治等方面取得的进展,表示2020年北京将一如既往为外国记者做好服务,为促进各国友好关系和共同发展作出新的更大贡献。